九鼎娱乐登录地址 中国好诗第52期精选(附目录)

2020-01-09 10:52:43

九鼎娱乐登录地址 中国好诗第52期精选(附目录)

九鼎娱乐登录地址,内容选自《中国好诗》栏目第52期,欲阅读完整刊物,请点击文末“阅读原文”。

李昶伟

有一年,妹妹和我去拜年。

十几里路辗转,

公共汽车倒三轮小卡,

小卡突突突冒烟,柴油味扑鼻。

南方的冷,如影随形,

像置身一片冰湖,

湿气冰成体内一个橄榄状的核。

直到下起雪霰,才恍然。

雪在空中扬絮,又像无穷的灰烬。

我们的任务是两家,妈妈的两姊妹

三姨在镇上,小姨在乡下。

妈妈叮嘱,三姨家不能久待。

风湿性心脏病那时还没把她击垮,

只是脸色常是紫灰的,声音轻得我们听不清。

我们无心吃喝,因为在下雪,

三姨一如既往地挽留,再给我们找伞。

走山路去乡下我们兴冲冲,

撩一撩刚趴上小灌木树丛的雪,

像潮湿的鸟儿,它们

轻轻跌落,“啪”地融入

地上的一滩水和泥。

那些冰凉之物像果子,

未等赋形,便被我们捏走。

脚趾头冰冷,手指头通红,

抓着雪的双手翻转,像捏着一个小冰锥的痛,

没事,再等等,等痛消散了之后

皮肤的热就赶跑了冷。

雪下得大,丛山慢慢像林莽中的白色巨象

屏息不动,雪点越来越密时,

又像所有白象在迈步,挪入

逐渐昏暗的夜色中。

很长时间,路上什么人都没有,

远远的,恍惚有几声爆竹,

但阒寂无人的一瞬间,

静默得吓人。

我们谁都没有说话,

只是心照不宣地跑起来,

不敢往后看,又忍不住张望。

雪线打在脸上,妹妹的睫毛湿漉漉的,

她还那么瘦小,远未长开,

像头黑色的小羚羊,惊遽地眨眼。

山的领地终于抛到身后,

闻到了风里飘来的烧稻草的味道。

进入人烟之地了,

狗叫,孩子掷几个摔炮的炸响,

甚至大人咳嗽、吐痰的大声,

都让人心生谢意。

我们拐进小姨家老旧的天井,

坐在烧火的炉膛前很久,才暖和过来。

我抬头从厨房的小木窗望出去,

雪,静静地掉进天井的水池里,

瞬间不见,不留一丝痕迹,

一层冰却在不注意的时候凝起,

明亮,剔透,自边缘向中心

如此前此后所有时候一般。

2017年12月

雷武铃点评:

昶伟的这首诗《雪》我非常喜欢。这是一首很本分的诗,它基于一种事实本身而不是修辞效果,或玄学思考。这是一种具体经验中的神秘。它需要修辞来呈现,但在这里修辞是要消失自己,融入事实本身的呈现,而不是炫示修辞效果本身。修辞在这样的诗中是隐身的,透明的,谦虚的,其要求是让语言退隐消失,让事实直接呈现。这里的这个我也和修辞一样。它需要我来呈现,但并不是要表现我,而是通过我呈现出事实。我只是这个事实的经历者目睹者。是这事实(世界)本身富有诗意。这种事实中蕴含的诗意,是坚实的,神秘的,丰富的。它是一种必然的客观的独立的存在,就在这个世界上,而不是依赖语言的偶然性的闪光,比如某些碎玻璃在某个时刻的某个角度对阳光的反射,这一刻一过去,就再无从捉摸。这种诗意不依赖诗人的偶发的想象和灵感,它真实地在这世界上存在,强烈而神秘,未曾也未能理解和思考,一旦经历就无法遗忘。这首诗很随意地开始,进入,漫谈一样发生和发展。和真实的事实的发生一样没有目的和边际地进行。然后慢慢显示出来一种神秘:在下雪的极美的无人的山间,随黄昏的降临而来的一种恐惧。这是一种真实的、体验到的恐惧,未曾也未能理解和思考。这种真实有着最深沉的神奇和神秘。

雨中(外三首)

高爽

雨中

像鸟儿的一对翅膀,雨水掠过黄昏

平原博物馆、顺着宇宙弯曲的风向

只有抵窗远眺才能宽阔而永恒。

秋日对岸,墓园的落叶

穿过人影,它们怀中的河

还沉淀着原来的节奏,这就是光辉

要投奔的,我们也随之抵达

晶莹的树脂使我沿河燃烧,我已决心

隐藏的年华,似乎诗行比想象更遥远

似乎头顶山水的微光,也归于枉然

使生活绽开困境,每一事物都含着

幸福的黑暗,走在我前面

而那些岸边的花树,飘着露水

我将欣然回撤我的脚步,坐在

府前广场的台阶上,被雨水的反光

扩大和鸟兽恍如隔世的体温。

绵长的……

我所钟情的野鸽,是高塔上

晃动的丝绸,塔下枝叶稀薄

尘埃完整,当啼鸣陡然腾耀四周

雾的栅栏,月轮不朽的苦味

环扣空旷的港湾,我一一认出它们

并赋予其一片新生的宁静。有时候

体内的寒意被收走,是梦境除霜

并迅速建立起青山激流,难以剖白的浮云

我自觉泪如泉涌,陈旧而干净

还远远没有懂得,隐修自有它隐秘的源头

使空气清新,薄荷在怀中缠绕。

而有时候,叶羽也是水面上的步履

纳入黑夜那些隐秘的花囊

我乘着老式汽车,静数着在黑暗里

恢复的马蹄,重醉而归。路边晚灯悬浮

乌托邦里的工匠造就了它

四周是镶彩的玻璃,折叠着清辉

唯有我这些年,掌心新鲜颤抖的浆果

还回味着缠绕黑夜的,是多么柔软的星宿。

旅人的岛屿

你说,人生的苦能够折下鲜花

我们步上长睡的松冠

再温柔的事情,就是陪伴和抚摸

你我对坐痛饮,我们多喝了几杯

你擎杯的那只手,也成了摩顶的云

在岸边的岩石堆,孩子冻在暮色里的齿痕

小如草芥,他转身

昂首而饮闪电的原浆——风中柑橘

果肉与其互赠辽阔

四周则是厌世的慢跑者,从天空化雪

这一切存在,如诸神鼓腹而歌

从花朵中廓清我们的距离

鸽群聚首的秋风,比海水还要低暗

那记忆也是,那旧火车站上的光与冰也是

在大地上被当成孤魂的

也在回忆里触礁,在秋光中涂抹一新

却没忘记,梦的血管

振翅而起的,是蝴蝶的岛屿。

访客

秋天的死,是一种抽离

树影依旧漆黑,似有不坏的悲伤

喑哑着。我脱下外套

包着这颗尖锐的心

整整一天,想着未来的热浪

就在你的肺里,你声音跌落

你皮肤滴下山水的微光

我仍看到,你摘下的这些枫叶

满怀火焰,藏在动物里

而大地的前灯,将帮我测试

最好的晚风,是种子

是与波光角力的旅人,天天在变

有时,时间被缩小

一只喜鹊退回给明信片

海浪就成了夜色的

秘密根茎。那个在我们耳边

解谜般低语的人,天天跑去

跨海大桥,帮你用记忆还债。

如你所见,海浪每一秒的倾斜

都像读和写,会让世界恐慌

而光亮的秘密就是焚毁

焚毁风,它有着更冷的痴狂

焚毁岛屿和湾流,我们就撤出了夜晚

用内在的云,和彼此的幻影拥抱

荣光启点评:

《雨中》(外三首)这一组作品,在我看来,其写作方式对于我们这个时代,极有意义。现代汉语诗歌发展至今,写作者甚重,诗坛有一种表面上的热闹,自诩为优秀诗人的写作者不少。但客观的说,诗歌写作的难度、阅读当中理解语言与题旨关系的难度在普遍降低,有时我们难免心生狐疑:这就是我们时代最好的诗歌吗?当我读到这里的《绵长的……》、《雨中》等诗,我很激动:人里面有许多复杂、隐秘、难以捉摸的情感与记忆,这正是诗歌要去捕捉和呈现的,而我们许多作品,常常在机智地叙述一个事件、一种场景,努力说出某一个人生哲理、每一种人生经验……这样的诗,不能说没有其存在价值,但总让人感觉有些不满足——而这里这位作者所作的,可能才是诗人该做的工作:以极有感觉和想象力的语言、意象,努力去对应那些难以名状、难以言说又坚硬地存在的情感与记忆。

《绵长的……》一诗,应该是在言说某种“绵长的”情感与记忆。如诗题所示,作者采用了一种弥散的结构,语言和意象在不断延伸(“绵长”),陈述自我在时间里的一种存在状态和人生体悟。在平静的语言和独特的意象之中,在呈现为优美的风景中,作者的叙述特别动人之处在于——平静的风景叙述与内心涌动之间,总有一种巨大的张力在出现,仿佛诗作画卷中不时涌起的山峰:“当啼鸣陡然腾耀四周/雾的栅栏,月轮不朽的苦味/环扣空旷的港湾,我一一认出它们/并赋予其一片新生的宁静。”“认出”风景,并赋予其新生、“新生的宁静”。“有时候/体内的寒意被收走,是梦境除霜/并迅速建立起青山激流”,“梦境除霜”,是极为寒澈的想象,紧接着又是“迅速建立”,这里有世界与心灵之间的张力、有人的心灵的起伏涌动,此张力最终叙述为诗歌中平静却令人震撼的风景。

“……有时候,叶羽也是水面上的步履/纳入黑夜那些隐秘的花囊/我乘着老式汽车,静数着在黑暗里/恢复的马蹄,重醉而归。路边晚灯悬浮/乌托邦里的工匠造就了它/四周是镶彩的玻璃,折叠着清辉/唯有我这些年,掌心新鲜颤抖的浆果/还回味着缠绕黑夜的,是多么柔软的星宿。”在“唯有……”前后,是风景与心灵之间的对抗,“……折叠着清辉”的风景不能反映“我”的内心,“我”的灵魂一直鲜活如“掌心新鲜颤抖的浆果”。“缠绕黑夜的,是多么柔软的星宿。”也是极为独特而美好的想象。而这种想象和意象在另外的三首中也时时出现。

作者的写作方式让我想起1924年朱自清先生在《中国新文学大系·诗集》导言说李金发:“他要表现的不是意思而是感觉或情感”,这个评价是极为重要的,1920年代,新诗成立之后,许多作品都是自然写实与说理之诗,诗的语言系统更新了,但诗缺乏现代感,而这个新诗迫需的现代感,还要等到李金发诗集《微雨》(“民九就作诗,但《微雨》出版已经是十四年十一月”)的出现。李金发的诗,明显就不是要说一个“事情”、哲理、生命经验或人生感悟,而是弥散的感觉铺排,叙述缺乏明显脉络的记忆、感觉与想象。所以他的作品给人晦涩之感。但对于新诗“诗质”层面的现代性,这种“晦涩”、貌似无脉络(“他的诗没有寻常的章法,一部分一部分可以懂,合起来却没有意思。他要表现的不是意思而是感觉或情感;仿佛大大小小红红绿绿一串珠子,他却藏起那串儿,你得自己穿著瞧。”)的写作方式是极为重要的。

1943年朱自清先生在《诗与感觉》一文中说:“诗也许比别的文艺形式更依靠想象;所谓远,所谓深,所谓近,所谓妙,都是就想象的范围和程度而言。想象的素材是感觉,怎样铃珑缥缈的空中楼阁都建筑在感觉上。感觉人人有,可是或敏锐,或迟钝,因而有精粗之别。而各个感觉间交互错综的关系,千变万化,不容易把捉,这些往往是稍纵即逝的。偶尔把捉着了,要将这些组织起来,成功一种可以给人看的样式,又得有一番工夫了,一副本领。这里所谓可以给人看的样式便是诗。”《访客》四首,这作者所建立的真是所谓“铃珑缥缈的空中楼阁”,作者的感觉和想象非常特别,叙述方式也迥异于许多同时代的作者,他的作品貌似风格雷同、语意含混,但在意象和想象上其实有极高的功力,平静的叙述之中张力汹涌,这是我喜欢的一种诗歌写作方式,也可能是这个时代比较缺乏的一种方式。

我是一个属于自然的孩子(五首)

严正

火焰的涂写

这一夜贴着下一夜,你能记得什么

椭圆的碎片,熔化的灯丝

闭上眼睛,你认出我从遗像上滴

下时的形象,我手的喊声隐匿

在皮肤下。在你动作的太平洋

你醒着,像爆炸的闹钟

像发育结束不了,我坐着

这一夜贴着下一夜,这一夜也是你过的。

和阿巫,小智沿铁轨远行

有时候你看到,被旧日历酸掉的画面:

阿巫,我,小智

夏天的便装

那些林荫,还有两对袜子和三双鞋码的孤独

那时黄昏确实是一个善于调情的哑巴

比如头顶归鸟唳鸣

比如颜色变冷的杉树

比如我们是墓地的温软的稀客

如果再远一些,夕光中我们有更好的外型

铁轨线交汇处

陌生的外省贫民区,和

生活垃圾阉割着弯曲的河流

时间不重要

时间不重要,你说的时间无非是

两株麦穗,几场雨和

在夜晚流出的电话

某年某月某日,无非是

你梦见那些渐渐被你遗忘的人

你醒来之后继续着你的遗忘

时间不重要

地球是椭圆的旋转球体

它不会留下你的记录

结果,因为,所以,但是

什么都可以记住,什么都可以忘却

我懂得了爱情所没有的懂得

我原谅了爱情所不能的原谅

我是一个属于自然的孩子

我是一个属于自然的孩子

我流着自然的血和人的血——

发情期,睡眠,腹语和阴影

这些变化一个

接着一个:职业病,诊疗卡,雨伞

和旅行手册的使用

因为两条腿,铁轨上碰撞的声音

我迷上庞大的木柴

我想做一次幸福的旅行

我,没有名字

也没有自己的身体

我在你们的体内静静地流出

在每一次黎明集合时:

我与一颗星星为伴

像地球上遥远的木星和月亮。

凶年

星期天是客观的,我是主观的

两条腿在公园散步

踱去的时间像碑投下的阴影

切线上一点点太阳的时刻

它们依然如此。

天边与身边,空与白

一首诗从结尾读到结尾

那些迷雾般的字眼

在我的脑海搅动着地球上的温柔。

夜晚和死亡,像一对孪生的主题

眼睛放肆地瞧着

我没有遁入空门但是我能嗅到

自我的味道。我们隔开山川

与河流,慢吞吞地形式主义的悲伤。

在一个干净而明亮的地方

星星洒在湖面

铁轨旁,我们抛下旅行箱,丝绸,凉鞋

和欲望驰过的电车。

每一千米都有一只挥别的手

每一年都有在风中冻结的瞳孔

一颗小星球的白等于:

一个凶年,

一分钟默哀,

一片没有思想的平原。

每一次回忆都是一次远眺

像迟钝的老人冻结的双手

在雨中

我像一根牙签

我的舌头还蠕动着

几乎没有速度

我醒在一只眼睛的黑暗里

像亲人留下的辞

是现实还是回忆?

我像个旅行者,在七月十四日

在不熟悉的城市

我用单音节写下一则消息:

太阳照在海湾的另一岸

仿佛你还活着:钟情于别处的风景。

杨小滨·法镭点评:

本来,这组诗可以写成某一类常见的乡土题材诗:悲悯、批判、文化反思……已是这类诗的最高境界。但诗人给我们提供了一些不同的表达和特异的体验,使得这组诗具有自身不可替代的意义。如《火焰的涂写》中“你醒着,像爆炸的闹钟”突出了夜不能寐时的身体爆裂感,“这一夜贴着下一夜,这一夜也是你过的”暗示了我与你之间的无法分割的时间或命运。在《和阿巫,小智沿铁轨远行》里,“那时黄昏确实是一个善于调情的哑巴”这样的比喻也出示了诗人的修辞能力(某种拒斥修辞的诗学其实往往只是掩盖平庸修辞而已),回忆出曾经黄昏时分无言的魅惑。《时间不重要》里有“结果,因为,所以,但是”这样的诗行,把异质而不可调和的连接词堆叠在一起,有力地表现出逻辑与思绪的杂乱。在《我是一个属于自然的孩子》里,我们看到先是自然情境与文明现象的碰撞,而诗人对自然的回归或许令人想起海子式的乌托邦,但却是基于另一种主体消失的想像出现的:“我想做一次幸福的旅行/我,没有名字/也没有自己的身体/我在你们的体内静静地流出”。在此,“凶年”和“幸福”的两极奇妙地纠缠在一起,也呼应了末首《凶年》结尾的一行:“仿佛你还活着:钟情于别处的风景”——那种“仿佛”或“别处”的“春暖花开”式幸福能够真的替代“真实”或“此处”吗?

其他篇目:

《昌耀墓前》李不嫁

《写给爱妻鸽子花》梅雨的诗

《惠特曼的一片草叶》樵夫

《数量(外一首)》重庆北鱼

《一条河流的左冲右突(外二首)》南秋

《中年书(组诗) 》尹宏灯

《住在城里(组诗)》吴为之

《客厅记》唐绪东

《清晨,我走进一片树林》梁子非

《只想写写母亲的小》佳虹

《孤独》达达2

《冒险家》落葵

《夕阳》辰汐

《在一夜雨声中给你写信》陈鱼观

《抓一把风,去触碰她那储存多年的疼痛》王权

《我不能承认所有的疼痛》依清

《选择》蓝星儿

《雨水为我打一顿点滴》哒哒的马蹄

《落日与海》陈少浩

《也配叫活着》多少年后

《我想说这不是特效(外一首)》高世现

《天空的伤疤很美丽(外一首)》孤山云

《君山(外二首)》陈颉

《听雪(外二首)》辉夜姬

《苏州纪行(外三首)》方文竹

《痛疼帖(四首)》林溪

《城之变 (组诗)》陇上雪

《春风颂(组诗)》辰水

《秋天河流(组诗)》蒋志武

《万星广场,或去修理厂补扎漏的轮胎(九首)》离开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中国好诗”第52期详细内容